向日葵远程控制软件下载

我闭上眼睛,却暂时没有困意,琢磨着这次行动的细节……

我们预设的埋伏地点是距离景栋城只有不到五十公里的马卡河谷。据侦察分队汇报,这里虽然三面环山,地势却并不十分险要,一条小河从山脚淙淙流过,山谷里有寨子,山坡上常有农人放牛,一条质量很差的沙石公路经过这里将景栋城与渡口连接起来。据说从前马卡谷地到处都是罂粟,后来通了公路,罂粟就转移到更远的深山里。

老秦选择城市边缘设伏,我当时是有疑问的,因为按照军事常识,这种地方不大适合打伏击,一来人多不好隐蔽,容易暴露目标,二来可能惊动城里的缅军。

但是老秦却十分自信。他反问我:如果是他们,会在什么时候放松警惕?的队伍什么时候会前后脱节,走得松松垮垮?天气炎热,士兵为了减轻负担,都把子弹夹卸下来偷偷放在骡子背上,炮兵找不着炮架,找不着弹药。兵家云: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。敌人麻痹就是最好的进攻时机。

果敢自卫队和政府军一直就是有勾结的,我和李顺听老秦说的有道理,于是赞同。同时我不由暗暗佩服老秦的军事经验。

正沉思间,李顺发来电报,通报了一项行动:为了掩人耳目,掩护我和老秦的行动,李顺将留在大本营的直属连分成两部分,一小部分继续留守,大部分人马则大张旗鼓,赶了许多破牛车,声势浩大地朝相反方向的腊戌进发,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要去走私一大宗货物。

李顺的思路是很精明的,但这么一来,大本营基本是空了,李顺这一招实在是有些冒险,他在赌一把唱空城计。

我不禁有些担心李顺的安全,但他已经实施了这个行动,我再说多余了也没用了。同时他这么做,的确能麻痹对手,有利于掩护我和老秦的行动。

我和老秦又联系了下,他也是采取白日休息晚上行军的方式,此时正在密林里休息。距离他们预定的埋伏地点只有一天的路程。

也就是说,老秦要比我提前一天进入攻击阵地,要在埋伏地点潜伏等待至少一整天。他们的埋伏地点距离果敢自卫队的大本营还有接近10公里,是一处无人区,对方防守的死角地带。

按照事先的约定,我这边先动手,我一动手,立刻通知老秦,然后老秦那边率队奔袭果敢自卫队大本营,闪电袭击,直接端他们的老窝。

当夜幕再次降临的时候,天上又下起了雨,我命令队伍结束休息,立刻出发。

红色悠闲自在

队伍继续前进,在泥泞湿滑的原始森林小道上快速无声疾奔。

天放亮时,我再次命令队伍停止休整。

雨还没有停止,继续在下。

这时我得到老秦的消息,他已经到达无人区埋伏阵地,全体人马都已经潜伏好,只等我这边动手发信号。

侦察分队报告,我们距离马卡谷地还有30公里路程,对方正在从无人区接近马卡谷地,预计,明天中午时分进入谷地。

时间对我来说还是比较宽松的,等天黑后我们不需要一个夜晚就能进入马卡谷地,天亮时就能埋伏好等待猎物。

似乎,一切都很顺利。

下午4点的时候,雨停天晴,几缕阳光穿透原始森林茂密的树叶投射进来,多数士兵继续在裹着雨衣睡觉,我和一支队长在一起研究今晚行军的路线,附近的游动哨在丛林里不时出没……

“副总司令,听向导说,往前再走大约10公里,有一片沼泽地,那里还有瘴气,瘴气是能毒死人的。”一支队长轻声说:“连续两天下大雨,我估计那沼泽地的水会更深了,瘴气也更浓了。”

我明白在原始森林里,沼泽地和瘴气对人类意味着什么,想了想,说:“那我们就绕过去……从沼泽地的左侧绕过去。”

“这样的话要多走大约20公里路,恐怕会拖延到达埋伏地点的时间。”一支队长说。

我说:“通知一下,天一黑就出发,出发前吃饱喝足,今晚不再停歇,要确保明天天亮前进入伏击阵地。”

一支队长点点头:“好——”

我接着说:“抬迫击炮的人,中间轮换两次,抬重机枪的人,也要轮换一下。”

“好!”

我看了看旁边黑乎乎油布遮盖的迫击炮,说:“带了多少发炮弹?”

“20发!家底子就是这么多,全带出来了!”一支队长冲我咧嘴一笑。

我说:“家底子?总共就这20发炮弹?”

“是的……重武器不好搞的,这还是打另一家寨子的时候缴获的,这迫击炮猜是什么年代的?”一支队长说。

我说:“不知道!”

“嘿嘿……这是当年国军用的,六十年代的。”一支队长说。

“国军?”我说。

“是啊,国民党残军啊,四九年兵败大陆逃到金三角来的国民党残军啊……”一支队长说:“他们后来在这里发展壮大了起来,最多时达到4万多人,把缅甸政府军打败了好几次,差点就灭了缅甸这个国家……缅甸打不过他们,就到到联合国控告老蒋,后来米国人插手,队伍就撤到台湾了。

“留下的一部分不愿意走的,继续在这里搞游击,被缅甸和泰国老挝连续围剿了若干年,终于元气大伤,支离破碎,主要的人员及其家属都加入了泰国国籍,不愿意加入泰国国籍的就自己拉队伍上山当了土匪,各自占个山头,护商贩毒,争夺地盘,打的不亦乐乎。”

听支队长说完,我不由又看了看那两门炮击炮,说:“我擦,这炮还能使用不?还能发炮不?这炮弹还能响不?”

支队长说:“不知道啊,估计能吧……参谋长检查过,说应该还能用!”

我不由笑了下:“别炸膛就好了……”

正在这时,情报人员送来一封密电,李顺发来的。

密电带来了一个意外的情报:伍德突然离开了昆明,直接飞往了曼谷。

我觉得很突然,感到很意外,伍德怎么突然离开昆明了呢?我们当初分析在接到货物之前,他是不会离开昆明的啊。这狗日的怎么不按照我们分析的来了呢?

他突然离开昆明到曼谷,是什么意思?他到泰国干嘛?

难道,他是觉察到了我们的行动意图?难道,他是要另有图谋?

我脑子里一时有些乱,分析不透伍德突然有此举动的原因。

但同时,我的脑子里冒出一串地名:曼谷、仰光、景栋、大其力、清迈……

对,清迈!

曼谷——清迈!

清迈是曼谷到达金三角的必由之路,这是泰国北部最接近金三角的大城市。

那么,伍德到曼谷,会不会是要经由清迈进入金三角呢?

我猜不透,想不明白。

伍德的突然行动打乱了我们之前的分析和判断,我不由就怀疑伍德这只狡猾的狐狸要么觉察到了我们的动向,要么是打算要搞什么阴谋。

我的突然失踪,必定是让伍德十分怀疑的。他极其可能会猜测我到了金三角。

我于是紧急通过电台和老秦勾通,老秦也得到了李顺的情报,正在分析这事。

“怎么看伍德的突然动向?”我直接拿过话筒问老秦。

老秦沉默了一会儿说:“是不是认为我们的行动露馅了?伍德觉察到了?”

我说:“我分析有这个可能!伍德到曼谷,极有可能是要到金三角来,他会先经由清迈。”

老秦说:“的担心和总司令的一样……但我不这么认为,我刚和总司令说完我的判断。”

“哦,说。”

老秦说:“伍德突然离开昆明到曼谷,的确带有向金三角靠拢的动向,到金三角,必然要经过清迈……我们在曼谷和清迈都设有联络点和工作站,我已经安排我们的人密切注意伍德到曼谷之后的动向了……关于伍德的这一举动,我想恰恰证明了一点,那就是他对我们的行动毫无觉察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正因为他毫无觉察,所以他在昆明呆了几天之后,觉得大陆那边很安全,毒品交接没有问题了,所以他才会直飞曼谷,有可能借道清迈进入金三角,然后和果敢自卫队的人会合,商议队伍革命军剿灭李老板的大计……

“如果他觉察这批货有危险,如果他知道我们即将对这批货下手,那么,他断然不会离开昆明的……而且,星海那边也会出现异常的情况,但我们的情报表明,星海那边一切照旧。”

老秦说:“所以,我认为,伍德此举表明,我们的行动到目前仍然是保密措施是十分成功的,不管是截取这批货的行动还是要进攻果敢自卫队大本营的行动……整个红色风暴行动到目前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。”

我说:“嗯……说的有道理,李老板怎么认为的?”

老秦说:“他也同意我的看法,他和我都认为,我们的行动计划没有调整变动的必要,仍然要继续进行。”

我说:“好……那就继续进行!”

老秦说:“虽然我认为伍德没有觉察我们的计划,可是,我却似乎觉得我们的计划进展地太顺利了……到目前为止,我觉得似乎有些太顺了。”

我呵呵笑了,说:“顺利了不是好事吗?”

老秦说:“顺利当然是好事……只是,果敢自卫队那边,也不能小瞧了他们,他们也是经历过多次血战才站住脚跟的,他们的金三角生存经验也是很丰富的……我在想啊……”

老秦没有说完这句话。

我说:“在想什么?”

老秦说:“没什么,或许是我想多了……不谈这些了,继续按照原计划进行吧,随时保持联系……这次伍德的事情,我想应该不会对我们的行动构成干扰。”

老秦的话让我有些不解,既然他认为对方没有觉察我们的行动计划,为何他又有些顾虑忧虑呢?他在顾虑什么呢?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