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视频安装下载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另一边,温浅刚刚抵达机场,买了飞往希腊的票,那里是童话的故乡,是灵感的发源地,去那里看看蓝天白云,就当是散散心,像Helen说的那样,给自己和约翰一点空间,一点时间……

   换了登机牌,温浅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,看着手里的登机牌,温浅突然有了一种释然,出去走走,去做她想做的事情,也许像Helen说的那样,对于曾经的那些执着,她真的可以放下,也许,她真的还可以有她自己的爱情……

   但是不管怎么说,在接受一段新的情之前,她需要向过去的自己告个别,向那个只知道追随着安宸,眼睛里只有安宸的温浅告个别!

   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爱上约翰,但或许她可以去试试,不把他当成是一个哥哥,而是一个男人,一个值得去爱的男人!

   温浅无数次的幻想过未来,但这却是第一次幻想过没有安宸的未来……温浅微微弯了弯嘴角,不知道为什么,她现在的心情变得轻松了不少,也许是因为Helen的话,也许是因为她写给约翰的那封信,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,总之温浅觉得现在的她心情格外轻松,是这段时间以来从未有过的轻松!

   看了看时间,温浅起身,向着安检口走了过去……

   这是临时买的票,头等舱已经没有了,温浅只能买了经济舱,安检口处,长长的队伍,温浅跟随着队伍慢慢的往前挪着,她东西很少,只有一个小箱子和随身携带的一个小包,箱子已经托运,以至于温浅看上去根本不像是要出国的人!

   而这也导致了她在人群中格外的显眼,约翰冲进机场,短暂的搜寻之后,约翰便锁定了正准备要走进安检口的温浅!

   温浅手里的证件和登机牌已经递了出去,突然觉得手腕被人狠狠的抓住了,发愣的瞬间,她已经被约翰猛然的拉了出来,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温浅的大脑空白了五分钟,随即才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!

   “约翰……放开我!”

   约翰的力道很大,温浅被他抓得很疼,忍不住挣扎着,而她的挣扎,在约翰的眼里自然就成了另外一种含义,她想要走,她想要离开他,而且还是那样的迫切!

   午后的小清新

   约翰的力道越发的大了几分,因为疼痛,温浅本能的挣扎也越发的激烈,约翰拖着温浅,大步的走出机场,不由分说的把温浅塞进了自己的车子里,没等温浅坐好,约翰的车子就已如离弦之箭一般飞了出去!

   车速之快,让温浅顿时脸色苍白:“约翰……做什么?……”

   温浅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约翰狠厉的眼神给打断了,他双眸通红,有些狰狞,让人不由胆寒,约翰踩着油门的脚越发的用力了几分,车速越来越快,在转弯的时候,温浅觉得车子的轮胎似乎都已经离开了地面……

   “约……约翰……”

   “闭嘴!”

   约翰毕竟是一方霸主,他生气起来,气场自是十分强大,温浅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约翰,一瞬间被他彻底吓傻了!

   只是还没有等温浅多想什么,一个大转弯,没有系上安全带的温浅由于惯性,重重的撞在了车门上,力道之大,让她觉得自己的手臂都已经麻了!

   约翰却像是完全没有看见一样,车速没有减慢分毫……

   从庄园到机场,温浅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,可是从机场到庄园却一个小时都没要!

   一剂急刹车,车子停下,下一秒,温浅就被约翰重重的扯了出来,约翰扯着温浅走进房子的架势把所有人都吓呆了,在他们的印象里,约翰对温浅从来都是温柔得不能再温柔了,什么时候这样过!

   还是Helen最先回过神来,快步的走了过去:“先生……”

   “不准上来!”

   “先生……”

   “滚……”

   约翰的怒火,让Helen顿时闭上了嘴巴,约翰没有再理会Helen,扯着温浅就走了上去,约翰的怒意已经不证自明,如果一个人从来喜欢发火,那么他的怒意反而不会让人觉得害怕,但是如果一个人从来不发火,那么他一旦发起火来,反倒能让别人愣住!

   很显然,约翰就属于后者!

   别说佣人,就连温浅都已经大气都不敢出一下!

   房间门被约翰一脚重重的踹开,没等温浅反应什么,她整个人就已经被约翰摔在了chuang上,柔软的触感加剧了温浅内心的恐惧:“约翰,要做什……。”

   温浅的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口,约翰高大的身子就向着她压了下来,快速准确的捕捉住了温浅的红唇,强势的入侵,剥夺了温浅所有的呼吸,让她本能的开始挣扎起来!

   约翰一把抓住温浅的双手,仅用一只手就轻易的把它们扣在了头顶,恐惧在温浅的心底无尽蔓延,挣扎也越发激烈,这个姿势,这般羞辱……

   她的挣扎换来的是约翰越发用力的禁锢,一手撕扯着她的衣服,约翰终于放开了温浅的双唇,转而向着脖颈处啃去,不是亲吻,就是啃咬!

   温浅是成年人,自然知道约翰现在在做些什么,顾不上身体上传来的疼痛,拼了命的挣扎着:“约翰,放开我……放开!”

   “放开?放开让离开我身边,温浅,真狠……”

   说完,约翰一口咬在了温浅的脖颈上,瞬间,血腥味在约翰的口中四散开来,血液的味道令人作恶,就是这股让人犯恶心的味道让约翰的动作停顿了下来,禁锢着温浅双手的大手也渐渐的松了开来,握紧成拳,狠狠的垂在温浅耳边的被子上,发出几声闷响,约翰推开了温浅,充斥着血丝的眸子泛着浓浓的恨意:“赢了……终究赢了……”

   约翰踉踉跄跄的退了两步,转身离开,他想过温浅和他疏离,想过温浅和他闹脾气,想过温浅和他吵架,这些虽然难受,可他都还可以忍,唯独接受不了的就是她要离开……

Tagged